日前,第二次敘利亞問題日內瓦會議在瑞士舉行。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強調,這次會議的核心任務是在敘 “建立一個有廣泛支持的過渡政權機構”。然而,實現這個核心目標將面臨四大挑戰,前景不容樂觀。
  挑戰之一,敘反對派一盤散沙,群龍無首。雖然敘“全國聯盟”被西方封為反對派“合法代表”,但其孤懸海外,並不能代表敘境內正在進行武裝鬥爭的反對派。而在敘境內的反對派也是各自為政,內鬥不斷。儘管此次“全國聯盟”確認與會,但許多敘國內反對派並未派員參加,因此,“全國聯盟”不具備有效的代表性和執行力。反對派碎片化成為敘內部和解的主要障礙。
  挑戰之二,“基地”組織力量在敘崛起。“基地”組織特別是 “伊拉克和大敘利亞伊斯蘭國”利用敘出現的權力真空,在過去半年多時間里得到長足發展。目前敘伊斯蘭極端勢力和“基地”組織約占反對派武裝力量一半以上,似有逐漸取代世俗派武裝占據上風的傾向。“基地”組織在敘崛起,削弱了敘反對派推翻巴沙爾政權的整體實力,增加了國際社會解決敘問題的難度。
  挑戰之三,巴沙爾政權的去留問題。國際社會對巴沙爾政權在未來過渡政權中的地位存在嚴重分歧。一種意見認為巴沙爾已失去合法性,敘將來任何安排都不應包括巴沙爾;另一種意見強調作為合法選舉產生的政府,根據俄羅斯“化武換和平”倡議,巴沙爾政權不但成為銷毀化武國際協議的重要一方,而且還加入了《禁止化學武器公約》,其合法性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同,巴沙爾去留應由敘人民自主決定;還有一種意見主張面對伊斯蘭極端勢力和“基地”組織在敘坐大,巴沙爾不但“不能走”,還應該與其對話共同反恐。三種意見水火不容,對會議能否取得進展構成嚴重威脅。
  挑戰之四,國際社會對敘問題前景還沒有形成共識。說到底,巴沙爾政權去留只是敘問題的“表象”,癥結在於敘應該擁有怎樣的未來,敘應走向何方。在當前敘戰場上活躍著多股武裝力量,從教派上來說有什葉派與遜尼派之爭;從政治上來分,有西方民主派、伊斯蘭世俗派,還有伊斯蘭極端主義和原教旨主義。他們的訴求南轅北轍,且背後都有國外勢力作後盾。要想讓各派達成一致,首先須讓他們的國外支持者達成一致。此次日內瓦會議將分兩階段進行,第一階段的“高級別磋商”將由國際社會各方參與,第二階段將由巴沙爾政權與反對派代表對談。這樣的安排似乎體現了題中要義。然而,迄今為止還看不到任何一方妥協的跡象。  (原標題:吳正龍:日內瓦會議前景不容樂觀)
創作者介紹

1 c

uatnb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